金宝搏咨询热线

15265582221
产品分类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金宝搏

第四百章 大结局

作者:金宝搏 发布于:2021-02-03 23:38 点击量:

  沈朝野和缙玄清走过去,先与旁人一样,给祖母磕头上香,然后再将视线转移到慕容策寒的身上。

  “祖父。”沈朝野轻唤了一声,然后朝向她颤颤巍巍伸出双手的慕容策寒走去,拉住了他的手,那熟悉的温厚感觉,让她眼涩。

  “傻孩子,是长安那丫头叫你来的吧?她就是瞎操心咱们大人的事,其实祖父什么事都没有,只是到了一定年纪总要白头,你别担心,祖父很好。”慕容策寒温柔道。

  被戳破心思的慕容长安吸了吸鼻子,看起来十分的可怜委屈,身侧的裴玉书只好轻声安慰她。

  “祖父说的是,是我们太关心则乱了,现在瞧祖父虽一头华发,但是人却比之前还要硬朗许多了。”

  沈朝野身后的缙玄清也走上前来,站在沈朝野身侧,温温的笑着打圆场,让这略有悲伤的氛围有些好转。

  虽然他自己明白阿裴的死给自己造成了多大的影响,但是他不能将这些负面情绪传递给旁人,尤其是阿朝,她本就自幼失了娘亲,又不得亲爹关爱,如若这些再让她操心,岂不是自己的过错了。

  “那祖母怎会突然……”沈朝野眉眼间有一丝愁色,她的脑海里全是与祖母欢乐的画面,可时过境迁,记忆中鲜明的人影,如今却躺在了冰冷的玉棺里。

  慕容策寒叹了一声气,道:“她瞒着我们去了楚国,回来后就成这个样子了,不爱讲话,也不吃东西,原本我以为她是与楚帝生气了,结果没想到……哦对了,你祖母走前,留了一封信给你。”

  “给我?”沈朝野一愣,与身侧的缙玄清交涉了一个眼神,接着又看着慕容策寒。

  接着慕容策寒便从自己的袖子中摸出了一封信递给了沈朝野,沈朝野收下,接着打开看了一眼,随即双眸一睁,神色有一瞬的不稳。

  “表姐,祖母写了什么给你,长安也要看!”身后的慕容长安也探头探脑的,但是却怎么也看不到。

  然而沈朝野所说的并非是祖母留给她信的内容,而是便将这段时间京中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慕容策寒,也没有避讳着其他人,毕竟在这个地方的人都是她至亲的亲人。就连窦宇手上有先帝的废帝诏书都说了出来,还有她是如何让嘉靖帝自食恶果,改立窦风华为新帝的事……

  慕容策寒也没多想,但是沈朝野说了这么多,他的表情却是十分的冷静,仿佛一点都不意外沈朝野说的话,更是点了点头回应沈朝野。

  “嗯,当初祖父在京的时候就看出先帝对大皇子是寄予了厚望的,哪怕发生了那样的事,他虽表面不说,但是心底里是十分相信大皇子的。”

  因为窦宇不似其他养在生母膝下的皇子,他是由先帝亲手拉扯大的,所以窦宇是个什么样脾性的人,先帝再清楚不过,所以当得知窦宇与窦秀苟且之事,他先是震惊,再是怀疑此事真假,后来还真的得知了一部分的真相。

  虽然明知结果,但先帝还是把窦宇遣出京的原因,则是他发现窦濯狼子野心,怕他要是揭穿了此事,窦濯会狗急跳墙,而当时窦宇又羽翼未丰,所以只能出此下策。

  慕容策寒后来想到了什么,就问了一句,“对了,看样子你是见过窦宇了,那他现在如何?”

  “去世了?”慕容策寒一愣,继而恍然又感慨,没想到真是‘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’

  “早在你说到他私自带着人远洲击退楚国士兵的时候,你大舅舅他就立刻起身离开了,我想,应该是去找那臭小子去了。”

  最终是二舅舅慕容蓝心平气和的回答了她,神情中有一丝无奈,其实这慕容氏中最放心不下大靖的,也就属大哥了。毕竟当初是自己用鲜血砸出来的路,他很珍惜。

  沈朝野点点头便不再回答,她倒不担心大舅舅会对表哥动手,毕竟国事当前,大舅舅还是分的清轻重的。

  但是沈朝野藏着一件心事,又与慕容策寒闲聊了一会儿,才拉着缙玄清走到了一边,将手中的信交给他查看。

  之后沈朝野便和慕容氏推辞了一个借口,就与缙玄清出门去了。临行之前,慕容长安跑出来送他们,身后还跟着一身白衣的裴玉书。

  沈朝野瞄了一眼她身边的裴玉书,淡淡道:“我们去找一个朋友说点事,很快就回来的。”

  “才不呢!”慕容长安用力地摇头,“我本来就是奔着你去的,至于京都,虽然比这里繁花似锦又热闹,但是我还是喜欢这里独有的清静和自由!”

  沈朝野笑而不语,看来慕容长安真的是慕容氏的嫡出子孙,就连想法都是与他们一样的。

  “你觉得,长安身边那个裴玉书如何?我听说他是祖母的故人之子,可这关系再怎么好,怎么能在慕容府待这么长的时间?”

  他才吐出一句话,“我只觉得,他看长安的眼神就像是我看你一样。但是在这相似之中又有一丝不同,反正很复杂,我认为他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不说这个了,我还从未去过楚国,你在那里呆了两年之久,不如就跟我说说你在楚国的趣事吧。对了,婵姝在楚国如何?可有人欺负她?”

  缙玄清很是平静的回答:“你放心,我知道你与她关系好,早就让楚天朔在暗地里帮衬她了,就算有人找她事,也斗不过楚天朔的。”

  缙玄清摸了摸鼻子,说起趣事他倒还真没什么印象,他连宫中的事都不在乎,那宫外的事就更不会放在心上了。

  倒是楚天朔这个闹腾的性子,在外游荡久了,回到宫里闲来无事就来缠着他,说了不少的事,他依稀记得最近他跟他讲的是……

  “真要说趣事的话,倒还真有一则,是关于陆家的隐秘事了。楚国众人皆知这陆家有个嫡出大小姐,在幼时不慎与家人走失,陆母难以接受事实,险些精神崩溃,之后不得不领养了一个容貌年纪相仿的孩子来安慰陆母。众人都以为这陆家真正大小姐算是找不回来时,就在前不久,陆家对外宣称找回了失散了二十多年的女儿,并且还大摆喜宴……”

  还有那甄光远的继室,不也叫做陆青筠么,结合这段时间发生的事,难道这两人之间有一人与这个陆家有些关系?

  “等等,那陆家大小姐的名字叫什么?”想此,沈朝野也忍耐不住,直接对缙玄清问道。

  “貌似吧,但我唯一记忆深刻的,就是楚天朔在我耳边同情那个被领养回来的女子,就是我们在远洲遇到的甄光远之妻——陆青筠,本来这真正陆家大小姐回来了是好事一桩,可屋漏偏逢连夜雨,几乎是前后脚的时间,这亲生的,和不是亲生的都回来了。这可让陆家成为了大家的饭后谈资了。”

  缙玄清平淡如水的说道,这些事他也只是一耳进,一耳出,要不是楚天朔在耳边唠唠叨叨久了,他的脑子里也不会记下这些事。

  沈朝野啧了一声,才对缙玄清如实说道:“你口中的这个陆家大小姐或许我见过,与我有血亲关系的沈严铸,他的第四房姨娘,就叫陆轻风,想当初去远洲前,还是我帮她从沈家大宅里脱困出来的,当时我还劝她不要留在大靖。再听你方才所说,我估摸着她就是那陆家丢失了二十多年的亲生女儿。”

  沈朝野狐疑得看了他一眼,“你的反应也太过平静了些,我记得之前你一直想让我去楚国,说什么我迟早会去云云……”突然凑近阴恻恻的问:“该不会是你早就知道此事?”

  “可不是。”沈朝野傲娇的一哼,终于有一回她在缙玄清身上找到了一丝的存在感。

  “但是——我只知道陆家领养的女儿叫陆青筠,但是至于那位,我是真的不知,这点没有骗你。”缙玄清摊手道。

  可很快,沈朝野的笑容就收敛了下来。她要是没记错的话,当初她是叮嘱过陆青筠的,要好好照顾甄敖,可如今却听说她回了娘家,那甄敖怎么办?

  “她刚开始还能善待敖儿,但是后来就渐渐没了耐心,还道听途说她被殷梓琬附身的那段日子的事,并迁怒敖儿。而敖儿经历那一次事后就生了一场大病,她也不管不顾,眼看没了甄光远这个靠山,她就连夜收拾了东西,并带走了甄府所有值钱物回了楚国陆家。不过这一路上她的波折也不小,应该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,所以半途意外小产了,不过事到如今,这个孩子对她而言也没了意义,所以正好随了她的意。”

  沈朝野脸色有些不好看,她就知道这个女人当初既然能成功逼退殷梓琬,手段肯定不简单,却没想到,她的背景竟还不小。

  “想不到,当初殷梓琬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全的这个孩子,转眼却被陆青筠视如敝履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缙玄清也是如此想,若是早知如此,还不如让殷梓琬顶替陆青筠活着。

  说着说着,俩人就来到了楚国边界,看着这安静的一幕,缙玄清直接搂住了沈朝野的腰,足尖轻轻一点,迅速消失在原地,化作缥缈的青影飘荡在半空,凭着缙玄清无声无息的轻功,成功地躲过一切眼线进入了楚国地界。

  却不料空中突然传出几道清脆的声音,沈朝野和缙玄清循声望去,只见沉寂又空荡的四周突然涌出了许多身披铠甲的人,手持剑盾,等靠近沈朝野她们一段距离后,又突然有致地散开了一条道路。

  “可真是令朕惊喜啊,咱们楚国的国师万年不与女子交涉,如今竟带着一个女子回来了,这可是好事将近了?”

  而一位身穿黑紫蟠龙服饰,头戴珠帘玉冠的男人缓步而来,他双手高扬击拍,大拇指上的血红玉扳指十分的耀眼灿烂。他的身侧,则是其他服饰华贵的官员,还有许久未见到过的缙满星。

  沈朝野感觉到身侧缙玄清周围的气息骤然一变,只听他不同以往冷傲的声音响起。

  楚帝却是微微一笑,和善道:“玄清何出此言,朕可什么都没做,要真计较起来,可还不是得感谢有人报信?”

  说完,从楚帝身后缓缓走出来了一个身影,来人从阴影中抬起脸来,可不是在慕容府与他们回旋的裴玉书么。

  只不过此刻他脸上没有那一丝苍白了,而是十分的冷漠和刚毅,显然之前那病秧子的模样,只不过是他装出来的。

  他如今算是彻底明白了,难怪他看着裴玉书有些熟悉,原来他们曾经有过一面之缘。

  他记不清在什么时候了,但是裴玉书绝对不叫裴玉书,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在楚帝麾下有一个他的得力干将,叫楚珏。而裴玉书这个名字,恰好是珏字的另一边,他早该想到的。

  说话的是沈朝野,她冷冷得看着楚帝,眼中冰冷寒霜。至于裴……楚珏她并不放在心上,她知晓哪件事才是大。

  原来楚国与大靖的风俗还有一点不同的是,没有人规定皇帝必须是身穿明黄色的服饰的,眼前的楚帝跟嘉靖帝相比,在装模作样份上俩人不相上下。

  信中写道,当初嘉靖帝与楚帝一样忌惮慕容氏的三万大军会愈发的壮大,于是连通郝绥一起算计,趁慕容渊带着那三万精兵出征剿灭敌军时,郝绥联合楚帝,令人放火烧了慕容渊的粮草,可这断粮就等于要了他们的命,于是慕容清请求嘉靖帝的支援。可当时郝绥私拦战报,楚帝乘胜追击,最终导致慕容渊深受重伤,三万大军全军覆没。

  而祖母不知怎的就发现了一点端倪,在知晓自己的亲侄子让自己儿子蒙冤,背负三万条人命,又间接害死自己的大儿媳后,心中愤怒又绝望,瞒着慕容家的人前往楚国质问皇帝,结果无一意外,知道真相的她回来后,觉得无颜面对,留下一封书信,便喝下了鹤顶红长眠了。

  祖母写这封信的初衷,便是想让沈朝野知道当年的真相。因为在整个慕容氏中,只有她是最在意慕容氏是否受冤屈的人。

  但一边是她的家人,一边是她的弟弟,她没的选择,所以只好自裁,弥补心中的愧疚。

  而楚帝听到沈朝野的话反应十分的平淡,他面无表情道:“哦?皇姑姑她仙去了?朕还以为,她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呢。”

  沈朝野眼一沉,疾声道:“你口口声声称祖母为皇姑姑,可做出来的事情却是害了她所珍视的一切,到最后,你竟无耻的想让受害者像你一样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么!”

  “闭嘴!”对于沈朝野的好无尊卑,楚帝很是恼怒,一记冷眼扫去,沈朝野非但没有害怕,反而神情坚毅漠然。

  缙玄清见楚帝如此对沈朝野,眼神一冷,猛地一甩袖袍,凝聚了一股内劲朝楚帝横扫过去,那股气息霸道又强劲,让周围的人皆是心一惊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最终是身旁的缙满星一把抓起楚帝的肩膀,堪堪躲过了缙玄清的恐怖的力量,楚帝也没想到缙玄清会突然对他动手,他慢半拍地回头一看,只见自己方才所站的脚下一个一米宽的坑,从中可知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,会有多痛。

  “师兄,满星今日前来不是与你为敌,而是为了劝你,莫要为了这个女人毁了自己,只要你肯跟我回去,我们就永世待在栾川谷里,逍遥自在,再也不现世,可好?”

  “你!”缙满星再怎么强大也是一个女子,这样被缙玄清当众撂了面子,她的面子的确有些挂不住,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渐渐红了脸。

 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,又是拜将封侯,又是黄金百两的诱惑,怎还能受得住,于是一股脑的全都朝沈朝野和缙玄清去了。

  楚帝看着渐渐被士兵包围的沈朝野和缙玄清,冷嗤道:“缙玄清,就让你瞧瞧,你是如何死在自己调教出来的人手下!”

  而一旁的缙满星听到楚帝的话,眼中闪过一道讥讽,别人不知师兄的能耐,她可是知晓的,这些虽是经过师兄亲手调教的人,但是对于师兄来说,这些人根本不足为惧,只能拖得了一时,拖不了一世!

  如今只要能让师兄离开这个女人,哪怕让师兄恨她,她都在所不惜!反正只要回了栾川谷,没有是时间解决不了的事!

  之后缙玄清便双手凝聚强大霸道的内劲在周身,比之前那一次还有恐怖万分,力量也不是同一个层次的,见他眉宇锋利,修长玉白的手掌猛地往地下一拍,那股强大的气劲砰然散开,直接将靠近她们的那几波人,尽数都震飞了出去,并倒地后吐血,之后两眼一闭,再也没有起来过。

  不远处的楚帝睁大了眼睛,瞳孔猛缩,没想到这缙玄清的能力竟如此的可怕,照这样看来,整一个军队都不是他的对手!

  一大部分士兵都被震飞了出去,少数的人则就更好的对付了,可在混乱的人群中,倏尔跳出了一个人影来,亮光一闪,直面迎上缙玄清。

  沈朝野看见缙满星竟扭曲到如此地步,连自己的师兄加救命恩人都敢伤害,可见其心肠歹毒!

  而缙玄清也感知敏锐,早就发现了缙满星的气息,缙满星的所有也都是靠他才成,要对付她也是轻而易举。

  所以面对缙满星的长剑,缙玄清不躲不避,直到那剑尖快要刺穿他的月匈膛时,那骨节分明的手指轻巧地夹住剑片,看似轻飘飘的举动,却是蕴含了极大的内劲,让缙满星不得进退一步。

  而缙满星却以为缙玄清会如此全因为是对她有一丝情谊存在,于是她又放柔了语气劝道:“师兄,我知道你不会忍心伤我,我也不愿意伤你,所以你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

  缙玄清那张俊美无双的容颜上一派冷漠,在缙满星说完这句话后,他指尖微微用力,薄薄的剑片直接断裂成了好几段的碎片,混着内劲朝缙满星而去。凌厉的内劲毫无怜惜地划破了她的柔嫩的脸颊,还有打掉了她发间的发簪,瞬间,她三千青丝都泄了下来。

  缙满星呆呆地站在原地,哪怕脸上鲜血横流,疼痛万分,也不及她此刻心中的绝望与嫉妒。

  他在用自己的行动向她证明,她对他来说什么都不算,所以也不会存在忍不忍心伤你一事。

  而剩下的那些士兵也感觉到了缙玄清的恐怖,之前的脑热劲褪去,他们反复的思量,还是性命要紧,于是开始纷纷后退。

  “玄清,是朕糊涂了,朕给你赔罪,朕不该……”楚帝看了一眼缙满星,随即指着她怒声道:“都是这个女人挑拨我俩的关系,若不是她,我也不会这么冲动,国师,朕是受了这女人的蛊惑啊!”

  缙满星也顾不得对缙玄清的失望了,只是狠狠瞪了一眼楚帝,幽蓝的眸子里燃烧着红色的火焰。

  沈朝野拧眉,对缙玄清连忙开口,“玄清,阻止她,楚帝这条命必须让我亲自了解,方能解恨。”

  缙玄清淡淡的嗯了一声,然后运起一股气朝缙满星打去,缙满星来不及躲闪,之后直接就被打飞了许远,并哇的一声吐出鲜血来,再也没法起身。

  那双幽蓝的眸子望着缙玄清时,嚣张的气焰没了,只有浓浓的嫉恨与悲伤流淌,那一抹幽蓝都黯淡了许多。

  之后缙玄清便牵起沈朝野的手,一步一步沉稳有力地朝楚帝走去,旁边的人都很自觉的让开一条更宽阔的道路来。

  “朕就知道玄清是心月匈豁达之人,是不会与朕计较这一次小小的失误的,对——”

  楚帝却以为缙玄清救他是因为之前那一点小的可怜的情分,所以赶紧好好巴结缙玄清,直到楚帝看到缙玄清悬空拿起了地上的一把剑,将剑柄递到了沈朝野的手上,他这心里才突然咯噔了一下。

  沈朝野握着剑,剑尖划过地面,发出刺耳又怪异的声响,她走到楚帝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  楚帝眼珠子轱辘一转,反过来求沈朝野,“朝野,朕、朕是你祖母的侄子啊!是你的表舅啊!你不能杀了朕,朕与你之间是有一道血缘的!”

  沈朝野双眼冷漠,厉声道:“当初你眼睛不眨一下地要了那三万条性命时,你可想过他们也有自己的至亲至爱!他们也想要活下去!可你给他们选择的机会了么!你可知,他们至今都无法回家安葬,只因为那铮铮白骨中,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!”

  沈朝野的双眸渐渐变得猩红,她不能明白,为何有些人为了那权势地位,能对三万条性命无动于衷!

  “朕错了!朕知错了!朝野,好孩子,你给表舅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好不好?”楚帝也不知是真的后悔了,还是害怕的缘故,竟痛哭流涕,模样好不狼狈。

  “当初你、嘉靖帝与郝绥联合害我慕容氏时,就注定这一切都没有回转的余地。眼下郝绥早就堕入了十八层地狱;嘉靖帝,他年事已高,让他直接死了太便宜他了,我让他活着日日为当初的决定忏悔,直到痛苦死去。”最后她的目光落在楚帝的身上。

  “至于你,本来我不会知道这一切,可你千不该,万不该刺激我祖母,害我们黑发人送白发人。所以,你必死无疑!”

  “那我们一起死吧!”楚帝也大喝一声,当下就要拿袖袍中的匕首刺向沈朝野,千钧一发时。

  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来打在了楚帝的手腕上,楚帝手中的匕首飞旋了出去,落在地上转了几个圈,才停住。

  楚珏偏过脸,冷漠道:“我已经为你做了太多的事了,是你一直不肯放过我,那就别怪我无情无义。”

  白花花的剑身染上了鲜艳的红色,而楚帝则是瞪大了眼睛,脖子上一道深深的口子,鲜血喷涌而出,溅在了沈朝野墨黑的衣摆上,还有些许更是溅到了她的雪白的肌肤上,显得触目惊心。

  与此同时,楚帝倒下的瞬间,他身后赫然出现了一个人影,沈朝野眯了眯仔细瞧,原来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楚国天朔。

  他眼睁睁看着楚帝渐渐没了声息,一瞬间的呆滞后,继而是滔天的怒意与恨意,猩红着眼盯着沈朝野,随即就怒吼一声,朝沈朝野奔去。

  缙玄清心里一紧,他原本想再聚集内劲,可之前带着朝野千里迢迢来回,后来又惦记朝野,楚国大靖来回跑,已经耗费了太多的内劲,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。在加上这次逼退士兵,还有与缙满星交锋时,全神贯注,这丹田处早就有些精疲力尽。

  他的喉间涌上一股甜味,双眸幽沉如潭,墨一般的黑沉无尽的汹涌,最终他毫不犹豫地将沈朝野拉过,轻柔又紧紧地抱住她,空出一只手还覆在了她的双眼上,好像在给她无声的安慰。

  沈朝野都没反应过来缙玄清如此突然抱住她,耳边传来温暖的气息,之后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,她知道那说明了什么,可是缙玄清却一声都没吭,连一句隐忍不发的闷哼都没有。

  沈朝野心中一揪痛,同时脑海中突然想起当初她和缙玄清第一次见面时,他就告诉自己——这剑一旦握上了,就别轻易松手。

  她双眸中浮起一丝坚韧,握紧了剑柄,然后一手环住缙玄清的腰身一旋,随即全力以赴朝楚天朔挥出一剑。

  楚天朔也没想到沈朝野还会还手,所以是切切实实的挨了一剑,不仅划破了前面的衣裳,还有划出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,鲜血将那月白色的衣裳都染红了。

  他惊愕的抬头,只见沈朝野双眸毫无温度的盯着他,那冷漠寡淡的眸色与缙玄清十分相似!

  沈朝野这才担忧的看着缙玄清,见其脸色有些微白,她眸色更深,她一边吃力地撑住缙玄清,一边越过楚天朔,朝那缙满星走去。

  她已经知道了,五王爷之死,与她脱不了干系。虽然五王爷她没有好感,但终归与婵姝有关,就因为缙满星的举动,让婵姝失去了至亲,光凭这一点,她也不无辜!

  缙满星本就被缙玄清打伤,根本没有力气,只能看着沈朝野一步一步朝她而来,她死死咬住唇。

  沈朝野一顿,缙满星也回头望去,只见是容沛儿往此处奔跑了过来,尤其是容沛儿神色焦急,直到跑到沈朝野面前。

  她气喘吁吁道:“沈姐姐,我知道你她有些过节,但能不能看在我当初小小帮了你的份上,饶她一命,除此之外,一切都任由你处置!”

  容沛儿的眼神祈求着她,沈朝野抿了抿唇,看了一眼傻愣的缙满星,哦不对,容琳琅。但是此事她不能做决定,教会容琳琅的是缙玄清,只有他肯许,她才能这么做。

  于是沈朝野想了想,最终还是还了容沛儿的一个人情,没有杀容琳琅,而是将她的四肢筋脉给砍断了,容琳琅的神情很是痛苦不堪,嘴里发出口申口今。

  沈朝野没有再看她们一眼,扶着缙玄清转身便朝楚国的大门走去,步伐极慢,而缙玄清也稍微缓了一点过来,便撤离开了一些力气,让沈朝野轻松一点。

  沈朝野扶着他出了城门,走了许久,实在有些走不动了,便把他扶着走到一棵树下,轻柔地让他靠着大树,然后定定得看着缙玄清。

  “说话!我让你说话!”沈朝野红了眼眶,见缙玄清还死撑着,于是就伸手去掰缙玄清的嘴,缙玄清蹙眉,一急之下,好不容易按捺下去的甜味再次涌上来,再加上沈朝野的坚持。

  缙玄清咳嗽了好几声,那鲜血跟不要命似的汩汩往外冒,玷污了他那张俊美无暇的容颜。

  还有他那一身清透的青衫上,也落下了斑驳的血痕血迹,平日里温润如玉,云淡风清的他,此刻却终于透露出了他的一丝脆弱。

  沈朝野连忙替他擦拭去,可那鲜血太多了,她根本擦不尽,鼻尖一酸,眼眶红肿,豆大的泪珠跟掉线似的落下。

  “我就知道……知道你是自己一个人隐忍着的,可这么多血……你到底……你到底是怎么忍下来的……你难道不知道痛吗!你不知道痛……我也心疼你……”

  当缙玄清一直沉默,她就知道肯定不对劲。他是怕他一张口,那些血就掩饰不住了。

  然而缙玄清温柔的看着沈朝野,伸手拉过她那沾染血迹的手,随之贴在他的脸颊上。

  沈朝野却是哭的更大声了,她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。哪怕是来到异世后,再次与小蔓相逢,或者是慕容氏的仇恨得报,她也没有这么激动过。

  或许,当有这样一个人肯为你无私的纵容与付出,哪怕碧落黄泉也在所不惜,那就说明这个人值得她也付出全部去爱他。

  过了好久好久,那血才堪堪的止住,可失了这么多血,缙玄清的脸色很是苍白了,跟楚珏在慕容氏潜伏的时候差不多样子。

  “朝野,你之前说过,等我们回去了就成婚,这句话还算吗?”声音更是缥缈虚幻。

  不过正如缙玄清所说,他并没多致命的伤,只是消耗的太多,又有些急火攻心了,才会吐出这么多血来。

  缙玄清紧紧拉住沈朝野的手,然后突然站起身,顺带把沈朝野也拉了起来,然后微微一笑。

  天色渐暗,在一片纯色中,能瞧见两抹一青一黑的身影并肩携手而过,最终两抹颜色交织在一起,难分彼此。

  《金闺荣华》情节跌宕起伏、金闺荣华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,33言情提供金闺荣华第四百章 大结局在线阅读。

  金闺荣华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,转载至33言情只是为了宣传《金闺荣华第四百章 大结局》让更多书友知晓。

  如果对[综英美剧]凶手在眼前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联系本站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!

金宝搏

上一篇:王德诚:临近春节产能减少螺纹钢热卷期货基本

下一篇:金闺荣华

金宝搏 - 精密光亮管 - 精密光亮钢管 - 精密光亮无缝管 - 产品中心 - 新闻中心 - 联系我们 -

版权所有:金宝搏 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开发区辽河路东首 技术支持: 网站地图